小鹏汽车鏖战特斯拉 带你吃透两家“仇人”的深层大瓜

93 2020-04-29 09:21:58

原标题:小鹏汽车鏖战特斯拉 带你吃透两家“仇人”的深层大瓜

出品 | 搜狐汽车·黑客

作者 | 程功

编辑 | 周航

[搜狐汽车·黑客]这一次,小鹏选择正面“硬刚”特斯拉。

4月25日,小鹏汽车一纸公告,对特斯拉指责其前员工、后小鹏汽车员工曹光植,涉嫌窃取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源代码一事的相关诉讼事宜做出回应。

在公告中小鹏汽车称,近期特斯拉要求小鹏汽车提供至今所有的自动驾驶源代码。自诉讼至今为期一年的时间里,特斯拉极力表现出来的一切尝试,都显示出对一个年轻竞争对手明显的霸凌行为,而不是就事论事,小鹏汽车表示遗憾。

视线拉回到一年之前的2019年3月。

在那时,特斯拉曾指控其Autopilot前工程师曹光植,将超过30万份文件和目录以及源代码副本上传个人iCloud帐户。曹光植在上传后,突然离职特斯拉,加盟了小鹏汽车,这涉嫌窃取了特斯拉的商业机密,而曹光植是为数不多可以访问特斯拉Autopilot项目源代码的员工之一。

展开全文

一年前的诉讼案,近日再次浮出水面。相比于在技术上的竞技,“泄密”这种花边新闻显然更能让人提起兴趣,虽然这两天人们吃的“大瓜”已经够多。小鹏汽车与特斯拉的恩怨纠葛一直存在,在当下这个节骨眼,小鹏主动发声,其中有哪些深层考虑?特斯拉咄咄逼人,这又是为何?

来,咱们理一理这些头绪。

[·吃瓜前先看懂小鹏的公告·]

小鹏汽车的公告写得声泪俱下,字里行间充满了委屈与愤怒

在第一段中,小鹏汽车开头就放出了猛料:“2019年3月针对其前员工、视觉科学家、现小鹏汽车员工曹光植发起民事诉讼后,特斯拉向小鹏汽车提出例如提供至今所有自动驾驶源代码等诸多不合理诉求。”

开篇先声夺人,“提供至今所有自动驾驶源代码”这一条足以令外界惊诧,小鹏汽车“受害者”形象跃然纸上。

在一年前特斯拉状告小鹏汽车时,人们可能会想到,小鹏汽车将配合特斯拉进行一系列的调查,但可能大多人没想到,特斯拉会这么过分。

在自动驾驶领域,最核心的就是算法,企业关于场景优化、信息安全等所有的考虑都写在了代码中,是无数资金投入“烧”出的经验,是每家自动驾驶研发团队的最高机密。“提供至今所有自动驾驶源代码”基本上意味着路线的曝光,小鹏汽车在特斯拉面前“一览无余”。

而且,“提供至今所有自动驾驶源代码”这条要求,在逻辑上与法理上都站不住脚。就好比有人怀疑你偷了他的钱,就要求你公布所有的存款、资金余额,以及你的所有财务隐私,这都是不可能被接受的。

说完了对方的不公正,小鹏接着就开始说自己的主动配合。公告第二段中,小鹏表示曾“主动提供了曹光植工作电脑的电子备份,允许特斯拉接触截至2019年3月21日(即曹光植被特斯拉起诉之日)公司的源代码存储库以进行取证。”很明显,小鹏就差把“仁至义尽”这四个字写在公告中了。

“提供曹光植工作电脑的电子备份”,意味着在这一年之中,曹光植都不能在小鹏进行更深层级的自动驾驶研发工作。另有消息称,小鹏汽车还提供了包括曹光植工作团队中非个人隐私性质的电子邮件、微信聊天记录、钉钉聊天记录及其他基于搜索关键字的相关文件,总共多达6333页,而提供这些资料并不是小鹏汽车的义务

允许特斯拉接触2019年3月21日前的源代码存储库,意味着在2018年末小鹏汽车推出的XP2.6自动驾驶辅助系统,相关代码已经被特斯拉看到。

事实陈述完毕,结尾必须升华。公告的最后一段中,小鹏表示,“自诉讼至今为期一年的时间里,特斯拉所极力表现出来的一切尝试,都显示出对一个年轻竞争对手明显的霸凌行为,而不是就事论事地试图解决针对曹博士的法律案件,令人遗憾。”

高潮来了。

这段结尾糅合了小鹏这一年来的委屈,也抒发了对特斯拉“蛮不讲理”的愤怒。短短几句话虽然听上去很客气,但潜台词基本就是——“忍你一年了,原来你为的不是查案,你是想搞我啊!”

从看代码到送记录,小鹏在公告中还表示,虽然自己做了这么多,而且“法证调查、分析没有迹象表明任何特斯拉的源代码、商业机密或受保护的机密信息被传输到公司及其系统”,但特斯拉依旧咄咄逼人。

小鹏汽车的公告,在网上引发了轩然大波。不少人结合之前的一系列维权事件对特斯拉口诛笔伐。兼听则明,咱不妨再来看看特斯拉怎么说。

[·特斯拉有备而来 对前员工毫不手软·]

在特斯拉的字典里,就没有“宽容”这两个字,无论是对顾客还是竞争对手

2019年3月,特斯拉便指控曹光植将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技术带到小鹏,特斯拉还表示,曹光植自从在小鹏入职以来,一直在小鹏汽车自动驾驶部门工作。

从法庭的证言来看,曹光植承认将特斯拉自动驾驶代码上传到苹果iCloud上,但在离职后便将代码删除。显然,曹光植自说自话对于特斯拉来说没有任何的信服力。

在特斯拉眼中,曹光植入职的小鹏只是一个窃取自动驾驶机密的“盗窃犯”。另据了解,在与小鹏汽车进行鏖战时,特斯拉还曾向苹果寻求帮助。此前,苹果公司的前员工也被控窃取公司的自动驾驶相关资料,而该事件的主角也是小鹏汽车公司。

另外,特斯拉CEO马斯克,也在社交平台上对小鹏极尽“嘲讽”。在推特一篇关于自动驾驶文章的评论区内,马斯克称小鹏的自动驾驶技术都是盗窃特斯拉的成果,不仅如此,还称小鹏盗取的只是老版本。

不光是小鹏,在特斯拉成立的短短历史中,与很多公司都有过纠纷。其中大部分是因为特斯拉离职的员工带走了机密,随后又去到了其他公司。

同样在2019年3月,特斯拉针对四名前特斯拉员工,对自动驾驶初创公司 Zoox 提出了诉讼。特斯拉称,这四位前员工窃取了特斯拉的“专有信息和商业秘密,帮助 Zoox 节省了大量的时间来开发和运营自己的仓储、物流和库存控制系统。”

站在特斯拉的角度,前员工带走资料后迅速入职新公司,这本就是十分可疑的事。所以,特斯拉四面出击诉讼,倒也情有可原

但在这件事上,小鹏放出了“霸凌”这样的话语,可见这件事已经不是纯粹的泄密之争了,而是涉及到更深层次的博弈。

[·双方各有算盘·]

虽然特斯拉与小鹏都是“新势力”,但双方的管理者们都是“老江湖”了,在整个事件中各有算盘。

特斯拉是在2020年1月向小鹏发送法院传票,由此惹怒了小鹏。而在4月25日,小鹏突然发公告“诉苦”,这本身就很奇怪。按正常逻辑来思考,小鹏没有理由在几个月后突然回复,这样会显得“反射弧”很长。但如果结合最近的新车新闻,就可以看出,4月27日就是小鹏P7上市的日子,4月25日发布公告这个时间点选得恰到好处

媒体的热议与网友的声援,让小鹏汽车得以提前保持热度,为新车上市吸引关注,同时也能营造一波自动驾驶相关话题,利于自身宣传。不管怎么算,小鹏这一纸公告,都对自己起到了正向的积极作用

而特斯拉方面,从诉讼到2019与2020两次发传票,表面上是针对曹光植,实则针对的是小鹏汽车。虽然目前的小鹏汽车对特斯拉还谈不上构成威胁,但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好,倒不如“趁你病要你命”

特斯拉是一个善于利用政策的高手,这点从上海独资建厂的细枝末节就能看出。而从大背景来看,中美贸易战关于知识产权的讨论被放在突出位置,这是特斯拉要利用的重点。如果出现小鹏汽车运用曹光植带来的特斯拉数据加强自身技术的铁证,对小鹏汽车而言绝不仅仅是赔偿了之,代价是付出大好前景。

随着双方的鏖战升级,回顾整个事件,已经演变成了“罗生门”——特斯拉坚称小鹏汽车盗窃了数据,但小鹏汽车坦言经调查没有任何证据。事件如果想最终解决,只有两个方向。要么特斯拉放弃诉讼,要么小鹏公布所有源代码以证清白。但对双方来说,这都是不可能的事,美国法律也不会支持特斯拉仅凭借猜测,便对商业竞争对手进行开放式的调查取证

截至目前,特斯拉的所有调查结果都无法证明小鹏与其针对曹光植的控诉有任何关联,特斯拉也从未针对小鹏寻求任何禁令,整个诉讼案大概率会不了了之。但是从这纸公告上看,小鹏汽车还是值得敬佩的。

毕竟话都说到这份上,小鹏也没打“爱国牌”。

标签{ { {
今日推荐
后疫情时代复工通勤,三款运动中高级车推荐
后疫情时代复工通勤,三款运动中高级车推荐

”  没有库存的商业模式,稳健的运营、资本的追捧,一切看起来都很完美……  被外部环境和资本裹挟前进  2011年1月,乐淘发布了第三轮融资信息,联创策源、老虎...[详细]

独家专栏
热门排行